电话:020-85645673

欢迎来到广州市光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!

光启科技

GRAMQI InfoTech Ltd.

对话 | 疫情给VR、AR带来的机遇
来源:VR陀螺公众号 | 作者:未知 | 发布时间: 2020-02-24 | 184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日前,VR陀螺发布“【专题】疫情对VR/AR产业的影响:加速虚拟化进程”一文,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。

今日,VR陀螺将从另一个角度,与多家VR、AR硬件企业交流,从企业受到的实际影响、解决方案,以及对于疫情带来的机遇方向进行探讨。

线上办公尝试:倒逼管理升级、评估部分岗位必要性

不同于软件开发,大部分工作都可以远程在线上进行,硬件公司由于产品需要测试、调试等,部分工作无法在家中进行,因此截止到目前,大部分企业都采用了部分线上+部分线下的交叉办公模式。

      “我们采用轮岗制,部分上班。硬件研发需要的设备没有办法在家里做,而且需要几个部门的协同。虽然效率受到一定影响,但这时候更凸显出中层管理的作用。”3Glasses CEO王洁说到。

     Pico CEO周宏伟也提到,目前部分人在办公室上班,因为北京和青岛政策上都允许一部分人去办公,但现阶段仍然要控制到岗人数。“由于公司原本在多地设立办公点,因此线上办公并不陌生。我们的团队分散在青岛、北京和国外,平常的通话方式包括钉钉、微信,总体上来说和以前的工作方式差不多。只是办公的时候在家里面的工具和条件不如在办公室那么好,这块来说挑战效率,其他总体方式还好。

影创目前的应对措施也是,除了硬件测试等必须到场人员外,其他非必要人员都处于在家办公状态。比较直接的影响是,人员管理、效率不同程度受到了影响,但影创CEO 孙立认为,这正是MR未来能够解决的部分。
另一家公司,亮风台从2月3日开始正式复工,甚至在春节期间也安排了一支研发团队针对疫情推出应对产品,因此其不久前推出了带测温功能的AR眼镜解决方案,在上海虹口1929园区应用试点,工作人员佩戴上AR眼镜后,通行员工的实时温度显示在视野前方,如果超过37.3度,直接触发报警。


      而经历了数日的线上办公模式,亮风台CEO廖春元提到,这种模式有利也有弊,一方面对于管理组织是一个挑战,以前涉及到远程配合介于组与组之间配合,而现在是个人之间的合作,难度上升了不少。以前工作可以看过程,但如今管理更倾向于结果导向,定下当天的目标,直接看结果。
对于疫情带来的直接影响,根据受访者的回答可以总结为,一方面工作效率受到部分影响,但同时也对企业管理带来了一些启发,比如企业组织架构中核心性与重要性的再思考。另外,多位受访者都表示,从个人角度来看,在家办公效率没降反而有提升,能将原本碎片化的时间整合,能够有更多时间思考,另外也对线上办公的可行性以及某些岗位的必要性有了新的认知。


供应链短时间停滞,销售影响如何?



      对于硬件公司来说,设备生产、出货、销售出去才能产生收益,但硬件产品设计到供应链多个环节,目前是受影响最为明显的部分。
由于供应链部分工厂未复工,对硬件生产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,由于大部分硬件生产集中在中国,影响覆盖全球,而即便其中部分企业复工,硬件产业链太长,涉及到非常多零部件,国内各地区疫情情况不同,复工时间也分散,因此即便复工也难以恢复产能的情况同样存在。Oculus前段时间已经宣布暂停接受Quest新订单。
      而说到销售方面的影响,孙立提到,由于年前备了几千台存货,上半年的销售不受影响。影创去年营收近4亿元,原本计划今年目标30-40亿元,疫情影响下完成原定目标的60-70%就不错了。
王洁认为,第一季度会有影响,但是往年来看,Q2之后才开始进入旺季,相对来说销售影响不会特别大。


     周宏伟也提到,“在销售层面,原本有些客户约了节后见面沟通,但是因为疫情都推迟了。但是其实大的计划,我个人判断没有什么变化。国外没有什么影响,客户需求在按计划做;国内的行业用户,比如教育领域的客户,本来是比较活跃的但是最近都是被这些事情压制住。 ”其认为,国内行业应用会有一定影响,但从春节期间C端电商销售情况来看,不论是硬件销量还是用户活跃度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,同比增长30%以上。


    廖春元也提到,销售层面影响不是特别大,产品可以快递寄出,如果是必须见面的客户也可以见面对接,相对而言供应链和下游的业务方首尾影响是最大的。


VR、AR概念认知度提升,数字化时代更快到来



      线下被限制提升了线上需求,VR、AR的认知度在疫情期间也得到了明显提升。如一篇登载了全国500多个全景旅游景点的文章在疫情期间阅读量达到1.5亿,被“禁足”在家中的人们通过全景方式“游览”中国大好河山,换言之,上亿人了解了全景这种形式。同时,线上上课、线上办公也成为了主流方式。
“疫情能让人更为深刻了解未来可能的线上办公,和未来数字化应用对生活的影响。通过这短暂封闭的状态能让人提前认知,让我们看到了未来生活形态,迫切让我们找到技术的一些解决方案,能在特定环境下的人与人、人与物、人与空间之间的交流。远程办公、教育、娱乐这几个方面大家切实需要,经历这次疫情,反思办公方式,更适合这代和下一代的工作方式会更自由。这是一个开始萌芽状态,这个状态非常可行。未来远程办公包括线上账户管理,这几个月会影响人们未来工作方式、生活方式的判断,让数字化时代更早的到来。


    “VR的特性是突破时间空间,这个应用还不普及。但是线上网课对孩子-老师交流存在不方便的地方,视频类的交流缺乏五感、肢体语言的交流。人与人面对面身体情绪的状态,通过视频类线上交流,无法表现出来,但这是目前最通用的方式,原来的线上教育和跨区域协同的办公早就有了,只是因为这次疫情让所有人开始用。在目前的2D环境下,我们所有远程方式,都基于空间的不能对等所以不方便。虽然硬件未普及,但现在VR能解决空间问题,让疫情下每个人都在封闭的环境下,数字化构建无菌、安全的环境。而解决了空间问题之后,接下来就是解决五感,如何让它更真实。”王洁说。


      孙立也认为,整个事情(疫情)对产业的认知是有提升的,而且是针对消费者的。今年产业的路径,个人和消费者是切入点,经济下行对电子产品和生活类也许是机会点。



疫情带来了哪些机遇?



      谈到疫情带来的机遇,周宏伟提到,未来1-2年,远程办公会有很大的机会。“我个人非常看好VR、AR下的远程办公,毕竟它交互性和临场感的体验会比现在电话、电脑好太多。”其认为,VR/AR硬件不会是瓶颈,最后瓶颈是软件系统的整合,语音、图像也好,特别是如何将PPT等基本办公工具在VR环境中映射合理地映射出来很重要。此外,VR在娱乐以外,健身、多人互动挺适合小空间和多人封闭空间,这也是VR娱乐健身的使用场景。
影创孙立以教育场景为例说到,虽然此次AR在线上教育没有发挥作用,由于现在并没有AR设备人手一台,只是在学校设立多媒体教室,但在不久的将来,当学生、家庭能够有这样的设备,对工作和教育将会有很大的帮助。“一般一所学校的混合现实教室预算大概是100万左右,保守一些也有50万左右,这在教育预算里面不算高。全国有50多万所学校,去掉一些偏远山区的学校大概有30万所,每所学校50万的话,那30万所学校大概有1500亿的硬件市场规模。加上软件持续迭代的收费空间,光学校市场这个天花板就足够高了。


      廖春元也认为,此次AR眼镜的作用在防疫中起到了实际作用,未来有机会让AR大范围应用。“不论是巡检还是远程指导等场景,最开始客户未必意识到这个需求,即便有这个需求也更多从成本角度考虑,但现在是从人身安全的角度来,程度不一样,考虑的出发点不一样了。
在其看来,AR眼镜测温只是一个点,背后更重要的是数据收集、分析,从信息化、数据化往智能化发展,不只是AR,数字城市、智慧城市都将带来很大的推动。“原来传统的社区、单位用填表的方式,不仅效率低且不安全,而AR眼镜的非接触式、解放双手、远程通讯等独特性优势此时也更能凸显出来。


     企业如何抓住机遇,王洁认为,首先要根据自己公司的实际赛场,找准一个点切入。比如有些公司擅长软件,就找准远程办公会议点切入下去并深耕透彻。

     “今年非常好的机会点就是做应用,大家在家会想到用的场景,办公、娱乐、健身、教育等。现在是最好的时间点,但是要快。而做硬件让硬件贴合应用,硬件毕竟是载体,我们需要不断迭代产品,前提是加上这些着力的应用。”在王洁看来,任何时候都有机会,只要找到突破口,它必须有独特的地方,在资源、技术、资金上都可以找到自己独特的地方。